女生单一性别教育 – 研究

全球研究已证明,单一性别教育下的学生具有一定优势,她们往往学习成绩优异,而且大学入学考试成绩更加突出。然而,单一性别教育对女生的优势不仅仅局限于学术方面。研究表明,在单一性别教育环境下,女生在课程学习、活动参与或选择职业时,能打破传统观念对于性别的定位,突破自我。在没有男生的情况下,即便是在科学、技术、工程和数学领域(STEM),女生也能自由地探索喜欢的领域,追求学术上的成功。数据表明,女子学校里的女生更喜欢学习科学、技术、工程和数学课程,在进入大学后也更倾向于继续研读这些科目,毕业后从事这些领域的可能性也高于混合学校里的女生。

另外,单一性别学校里的女生能得到更多领导职位锻炼的机会。不论是体育团队、戏剧表演、音乐创作,还是学校乐队,女生能参与并领导校园里的一切活动。单一性别学校鼓励女生参与、领导、竞争并接受挑战,所有的这些技能都对今后的事业和领导力培养颇有益处。女子学校里的教育都是针对女生,对女生的社交、情绪和健康发展非常有益。女生在体育课上的参与度得到提高,遭受校园暴力的风险也大幅降低。不论在课堂内外,女生都可以自由积极的探索自己的人生。

在中国,单一性别学校数量较少,但是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,这个数字有所增长,重视卓越学术成就的女子学校也在不断增加。相比其他亚洲国家,特别是韩国和香港已经建立起完善的单一性别教育体系,中国在单一性别教育领域所做的研究少之又少。近期,来自韩国的研究表明,接受单一性别教育的学生,在大学入学考试中的韩语、英语和数学成绩更加优异;入读四年制本科学校比例较高;在体育课上的竞争力、自信心和愉悦感较强。同样,来自香港的研究发现,相比混合学校,女子学校里的女生在香港中学会考时成绩更好。此外,国际化测试表明,香港单一性别学校里女生的理科课程成绩更好,学习态度也更为积极。

中国

中国在历经多年的混合教育后,自20世纪80年代以后开设了一批女子学校。北京华夏女子中学校长李意如,在2001年写道“中国对女生的教育面临迫切挑战”,文章提及了低入读率、高辍学率和女生的教育质量问题(第22页)。国家教育科学局数据表明,在17,688名初中学生中,女生分数“明显低于”男生,生物课差距最小,物理课差距最大(第24页)。同样,研究员景林(音译)在2007年写道,中国女子学校在中国的再次涌现有四个主要原因,其中之一就是“女孩在高考中通过率低,促使一些人探索适合女生学习和心理发展的教学方法和教育环境。”(第56页)

尽管中国的女子学校数量较少,然而,李意如表示,女子学校有着“探索女生教育改革的独特优势。”(2001,第30页)。比如说,北京华夏女子中学的课程包括:自我防卫、英语会话和计算机操作。上海第三女子中学课程包括:电子技术和飞机模型制作等理科课程。(第32页)

景林(音译)从1995年至2003年走访了中国9所单一性别学校,这9所学校都表明“教育的目的是为了让女孩成为自立自强,自信自爱的人”。景林(音译)写道,这些学校,不论是女子中学,还是女子职高或女子职业培训学校,旨在“打破传统‘男尊女卑’的观念,提高女性意识,培育女孩个性和智力的发展”。职高和培训学校专注文秘、美发等职业技能培养,女子中学则强调学习成绩与“女性力量的培养”并重。(2007,第56页)

韩国

2012年,Hyunjoon Park、 Jere Behrman和Jaesung Choi的一份研究表明,在韩国,直到2009年之前,学生依然被随机分配到单一性别学校或混合学校———而“女子学校里的学生,在高中阶段的平均成绩明显高于同龄的混合学校女生。”(Park、Behrman 和 Choi, 2012,第 19页)。此外,大学入读数据表明“女子学校的毕业学生,在4年制本科大学的入学率比混合学校高3.1%。”(第20页)。“在四年制本科大学的入学率方面,女子学校比混合学校明显具有优势,女子学校的毕业生就读两年制专科学校的几率更低。”(第21页)

总而言之,Park、 Behrman和 Choi发现,“无论男女,单一性别学校与他们在大学入学考试分数和大学入学率上的表现,都有一定的因果联系。”(第23页)。Park、 Behrman和 Choi指出,“即便是在考虑了各个学校在下列方面的差异:师资力量、师生比、学生中午在学校用餐比例,以及学校是公立还是私立等因素后,单一性别学校的积极影响依然明显。”(第1页)

Suzanne Link在 2012年进行的1999年韩国初中教育的数学与科学研究趋势数据研究中写道,“单一性别教育对女孩在数学领域的表现有积极作用。”Link写道,这种对数学产生的作用“在统计上效果明显,在程度上不可忽视,在未来收入方面也发挥着持续的作用。”(Link,2012,第2页)。Link发现,由于性别差异导致的分数差距,“对就读混合学校且得到较少家庭支持的女生尤为突出”,这意味着“因为有男孩的出现,此类女生在学习所谓的‘传统男性课程’(如数学)时,受到了一定的不利影响。”(第17页)

Doo Hwan Kim 和Helen Law在2012年进行的关于数学方面的性别差异研究中指出,在韩国,“接受单一性别教育的女生,能避免受到社会性别的干扰,获得学习数理课程的良性氛围”。此外,文章写道,2010年韩国大学学科能力测试(CSAT)结果表明,“就读单一性别学校具有一定的优势,相比在混合学校就读的同龄人,单一性别学校里的男生和女生的三大CSAT主要科目(韩语、英语和数学)的平均成绩更高。”(Kim 和 Law,2012,未标页,结论)

2011年,MinjeongLyu和 Diane Gill的一项关于韩国混合学校和单一性别学校体育教育的研究总结出,“单一性别课堂能够提高学生的能力、自信心、成就感和愉悦感,使学生更加努力;相比较于男生,女生更适合就读单一性别学校”。文章写道,尽管混合学校“能给予学生探索异性的机会,降低他们对性别的错误认知,但在体育教育方面,混合教育具有一定的反面效果。”(Lyu和 Gill,2011,第256页)。总而言之,“对青少年的体育教育,尤其是针对女生的教育,单一性别课堂可能提供更好的教学环境。”(第257页)

香港

Dana Diaconu在2012年的一篇博士论文中写道,香港和新西兰的女生,“单一性别教育似乎比混合教育能够带来更大的益处”。Diaconu在调查了1995年、1999年和2003年的数学和理科研究趋势(TIMSS)数据库数据之后发现,单一性别学校里的女孩在2003年TIMSS数据库中的理科分数具有“明显的统计学优势”。Diaconu同时发现“根据1999年的新西兰TIMSS数据,以及1999年和2003年的香港TIMSS周期数据,比起混合学校,单一性别学校的女生对理科科目的态度更为积极。”(Diaconu,2012,第 248页)

1997年,一份针对有45,000名学生参加的香港中学会考的研究报告指出,不论是单一性别学校或混合学校,女生在大多数学科上的表现比男生优秀。不过就读单一性别学校的女孩表现最好,在文科表现优异的情况下,理科表现也尤为突出。(Wong、Lam 和Ho,2002,第 827、 837、838 和840页)

澳大利亚、新西兰、英国和美国的主要研究发现

来自澳大利亚的研究表明,在计算能力、文化测试和高等教育入学考试成绩中,“单一性别教育具有一定的积极影响。”(Lu 和 Rickard,2014,第33页)。另一研究表明,单一性别学校的学生在大学入学考试中,比混合学校里的学生分数更高。并且单一性别学校在“成绩优异”的学校当中所占比例也高于混合学校。(Gemici、Lim 和Karmel,2013,第19页及第 30-31页)。新西兰的一份研究指出,“就读单一性别学校的学生在今后取得更大成功的比例越来越高。”(Woodward、Fergusson和Horwood,1999)

在英国,物理研究所的一份报告《关门》中指出,女孩更喜欢选择英语、生物和心理学,男生更喜欢学习数学、物理和经济学。然而,“在应对这六门科目上的性别偏倚现象时,单一性别学校明显比混合学校效果要好”。事实上,报告指出,81%的公立混合学校依然遭遇“学生在这六门课程上的性别偏倚情况,或情况变得更加糟糕。”(物理研究所,2013)

在美国,Andrew Hill在研究报告中发现,16岁以下学生的数理科目成绩会受到来自异性的不利影响。他建议,对于传统的由男性主导的科目(如数学和

理科科目),女孩在学习时就读单一性别课堂,可能对她们更有利。因为从学术研究中能发现,“在学习数学课程时如果有男性在,女生可能会回避竞争,表现欠佳。”(Hill,2015,第168页)

参考文献

Diaconu, D. (2012);单一性别学校和混合学校的理科成绩差异模型:来自1995年、1999年及2003年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新西兰TIMSS分析数据;博士论文;马萨诸塞州栗子山波士顿学院(林奇教育学院),检索自:

https://dlib.bc.edu/islandora/object/bc-ir:101854/datastream/PDF/view

Gemici, S.、Lim,P.和 Karmel, T. (2013);学校对青少年过渡到大学的影响;阿德莱德:国家职业教育研究中心; 检索自: https://www.ncver.edu.au/publications/publications/all-publications/the-impact-of-schools-on-young-peoples-transition-to-university

Hill, A.(2015);邻家女孩:异性朋友对高中成绩的影响;美国经济杂志:应用经济学,7(3), 147-177. DOI: 10.1257/app.20140030

物理研究所(2013);关门:探索学校里的性别与课程选择;检索自: https://www.iop.org/education/teacher/support/girls_physics/closing-doors/page_62076.html

Kim, D. H.和Law, H. (2012);韩国和香港数学考试成绩中的性别差异:家庭背景和单一性别教育的角色;国际教育发展杂志,32(1), 92-103(下载版本未标页);检索自:http://dx.doi.org/10.1016/j.ijedudev.2011.02.009

李意如(2001);北京华夏女子学校:21世纪女子素质教育前景;中国教育与社会,34(1),22-36;检索自: http://dx.doi.org/10.2753/CED1061-1932340122

Lin,J.(2007);中国私立学校的涌现:背景、特征及影响;Emily Hannum和Albert Park(Eds.);中国的教育和改革(第44-63页);纽约:劳特利奇;

Link, S.(2012);单一性别教育及其学生的表现:来自韩国的准试验证据;德国经济研究所第146号工作文件;德国经济研究所-慕尼黑大学莱布尼兹经济研究所;检索自:

http://www.cesifo-group.de/ifoHome/infoservice/News/2012/11/news-20121109-ifo-wp-146.html

Lu, L.和Rickard, K. (2014);新南威尔士公立学校增值模型;新南威尔士教育统计与评估中心;新南威尔士教育与社区厅;

Lyu, M.和Gill, D. (2011);单一性别和混合教育下的体育课——提高学生的体能、愉悦感和努力程度;教育心理学,31(2),247-260;检索自: http://dx.doi.org/10.1080/01443410.2010.545105

Park, H.、Behrman, J.和 Choi, J. (2012);单一性别学校与大学入学考试和大学入学率的因果联系:首尔高中随机分配;人口研究中心(PSC)工作文件系列,PSC10-01;检索自:http://repository.upenn.edu/psc_working_papers/15

Wong, K.、Lam, Y. R.和 Ho, L.(2002);学校教育对性别差异的影响;英国教育研究杂志,28(6), 827-843;检索自:

http://www.jstor.org/stable/1501500

Woodward, L. 、 Fergusson, D.和 Horwood L. (1999);单一性别和混合教育在中学阶段对学生学习成绩的影响,检索自:

http://www.otago.ac.nz/christchurch/otago014822.pdf